首页 >> 南朝宋主 >> 南朝宋主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史上第一混乱 重筑2005 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 流光惊梦 教皇他貌美如花[穿越] 穿成阿修罗妹砸[穿书] 0852 嫁病娇后我咸鱼了 特殊案件调查组 独宠媚后 
南朝宋主 竟陵王 -  南朝宋主全文阅读 -  南朝宋主txt下载 -  南朝宋主最新章节

第二章 为留建康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用户书架

次日。

建康宫,西殿里。

身形挺拔的刘义隆已经不复年轻时的意气风发,反而精神萎靡,一副病殃殃的样子。

刘诞先照礼仪,携徐之瑶给刘义隆和母亲殷修华奉茶,奉茶完毕,刘义隆让左右退下,气虚的咳嗽了两声,才对刘诞道:“休文,如今你大婚已完,休息两日,你便要回到会稽去了。”

休文,是刘诞的字。

不去会稽,留在建康,是刘诞夺嫡的首要条件。

为了留在建康,刘诞昨夜左思右想,想过多种办法,现在刘义隆主动提及,正好给了他机会,当下察言观色,道:

“蒙父皇天恩,让儿臣都督扬州浙东五郡诸军事,儿臣德才浅薄,本不堪此重任,但为报父皇天恩,儿臣也必定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但儿臣见父皇身体欠恙,此去会稽,远隔千山万水,不能于父皇膝前尽孝……”

说到此处,刘诞挤出了两滴泪水,掩面而泣。

今年七月,刘义隆刚查出了太子刘劭的巫蛊之事,想起太子刘劭的狠毒,再看着面前“情真意切”的刘诞,刘义隆顿时心软了下来,说道:“休远若有你一半孝道,朕亦知足。你要舍不得朕,在建康多留几日,也不是不可。”

休远,是太子刘劭的字。

刘诞闻言,心想:“史书里的刘义隆,性情犹豫,放纵皇子,现在稍微试探,果然不假,我只需逗留几日,让他发现太子刘劭私藏女巫严道育,决心废太子,后续就好办多了。”

刘诞心里打着算盘,脸上却是一片诚挚,说道:“儿臣只盼父皇龙体康健。”

刘义隆摇头道:“多年积劳成疾,加之北伐失利,我已心力交瘁,身体每况愈下……”

刘义隆说到这儿,又咳了两声,转问道:“北伐军中,数你之前账下的柳元景最为成功,依你之见,北伐之事该如何评判?”

刘诞闻言,心里一怔。

按照真实情况来说,元嘉草草,封狼居胥,赢得仓皇北顾。

刘义隆强行北伐,不通军事又喜欢遥控指挥,搞些微操,致使元嘉之治的成果付之一炬。

如果刘诞没有夺嫡之心,当下肯定便会把实话说出来,但现在他想夺嫡,一言一行均需要小心翼翼,以获得刘义隆的赏识。

于是刘诞组织语言,说道:“当年高祖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父皇承高祖之志,励精图治,锐意进取,有封狼居胥之心,只不过苦于时不利兮而失利。不过胜败乃兵家常事,父皇只需将息龙体,与民休养生息,以待天时。时机一到,儿臣愿为先锋,率军北伐。”

刘诞这话,有三层意思。

第一层,是支持北伐。

这点很重要,刘义隆是个好大喜功的皇帝,北伐已经成了他的心头病,只有和他站在同一战线,才能获得他的赏识。

第二层,把北伐失利的原因,从元嘉草草变成了时不利兮,这样就替刘义隆甩了锅,而且还将他类比成了项羽。

第三层,就是北伐虽然失利,但是他刘诞依旧有继续北伐,一统天下的心思。

刘义隆听了,连连点头,说道:“休文此言,甚慰朕心。”

刘诞暗暗松了口气,说道:“儿臣日思夜想,只盼能解父皇忧劳之万一。”

刘义隆点点头,若有所思,想了想,道:“休远巫蛊之事,你有何见解?”

刘诞知道刘劭会弑父夺位,所以按他真实的想法,肯定是先把这货杀了,但是现在事情未发,若是建议父亲杀大哥,那自己这半天就白演了,于是说道:

“太子可能是受了女巫严道育蛊惑,才做出如此叛逆之事,讫父皇念父子之情,以圣德感其心,施加教化,如此倘使太子修心向善,则不仅是天家之福,亦是天下臣民之福。”

刘诞的这个对答,刘义隆听了十分受用,赞叹道:“好啊,外有大志,内有仁心,朕以前对你了解得少了啊。”

说罢,又咳几声,才道:“你和之瑶新婚燕尔,在建康城中逛逛也好,你们且回去吧。”

“是,儿臣告退。”

刘诞行礼,携手徐之瑶出了西殿。

两人走远,徐之瑶道:“以前只听闻王爷武略过人,今日听了王爷对陛下的回话,方知王爷文韬武略,无有不精。”

刘诞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徐之瑶小心翼翼的含笑道:“昨夜王爷对妾身讲,今日会说些大逆不道的话,当时王爷想必已经料想过陛下今日会问北伐和太子的事,王爷胸中也有对答之策,却来吓我。”

刘诞一愣,说道:“你居然能看破我的心思?”

徐之瑶惊惧,忙行礼道:“王爷恕罪,妾身……”

“我没有怪你的意思。”刘诞打断徐之瑶。

虽然刘诞和徐之瑶已经结婚,但是两人的婚姻是刘义隆所赐,结婚之前,两人基本没见过面。

所以即使徐之瑶有嫁夫随夫之心,但那天然的生份和隔阂依然存在。

换句话说,两人只是基于当前道德下的生理结合,心理上,两人隔得很远。

因此刘诞随便的一句话,就能让徐之瑶认错请罪。

刘诞明白这其中的原因,说道:“你我既然是夫妻,就不必如此小心翼翼,你能明白我的心思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

徐之瑶道:“是,妾身记下了。”

刘诞看徐之瑶眉眼低垂,知道她虽然这样说,但以后和他讲话肯定会更小心。

如此相处,时间长了,那隔阂肯定越来越大,隔阂一大,就容易出问题。

因此刘诞主动拉上徐之瑶的纤纤玉手,笑道:“人生一世,知音难觅,你能明白我的心思,便是我的知音,我喜欢还来不及,怎么会怪你?”

“当真?”徐之瑶抬头,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刘诞。

刘诞笑道:“当然,所以我命令你,以后什么话都对我直接言明,不许藏着掖着。”

“嗯,妾身遵命。”徐之瑶重重点头,眉头舒展开来,美眸含笑。

刘诞昨夜和徐之瑶一番对话,只是大致了解徐之瑶的心思,确定她不会给自己惹祸。

但今日知徐之瑶看破了他的心思,认识到了徐之瑶的聪明机警。

喜欢南朝宋主请大家收藏:(m.yanqing666.com)南朝宋主言情666更新速度全网最快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
你可能会喜欢 重生年代做团宠大佬 庆余年 你别撩别撩 重生大时代之1993 问道红尘 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 晚明 神诡世界,我能修改命数 欢喜债 青越观 岳父朱棣,迎娶毁容郡主我乐麻了 公主和女驸马 长生从道友遗孀开始 元帅的炮灰配偶[穿书] 修仙从祖先显灵开始